墨锦i

【新杰生贺|霸图中心】 云胡不喜

看哭了

没到100℃的水蒸气:

☆ 我真的很想写paro我很想写的啊!可是最后听着几个bgm就把自己拉回了原著衍生(。


☆ 说好的联文可能没有了,但是喻总生日敬请关注 @好人难寻。 (出卖脸


☆ 微带韩张;我尽力地描写了一长段游戏战斗场景(躺


☆ 祝主队霸图wuli新杰生日快乐!


--------------------------------------------------------------------------




(一)


 


张新杰的生日一直过得非常平淡。


从第四赛季开始,几乎一直保持着韩文清每年冒着青岛的严寒,去隔俱乐部两条街的西点店买一个十二寸的蛋糕的传统。


简直过得比七十二岁老人的生日还简单。


好在霸图的汉子,无论大小,反正都不是被这种细节困扰的人,大家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和张新杰的作息规律一样,每年雷打不动得一套做足。说起来,这十二寸蛋糕的口味好像也两年都没变过了。


总之,不要跟霸图的汉子谈情调和浪漫。


这个现状一直维持到了张佳乐的加入。


 


有人说,世界上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以此类推,我们可以将其胡说八道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不懂情调的人,只有懒得折腾的人。


不幸的是,无论是百花的张佳乐还是霸图的张佳乐,永远是个很会折腾的人。


于是,在张佳乐加入霸图的第一年冬天,被白言飞科普了霸图每个队员过生日的洗尽铅华的优良传统后,难以置信地表示,我们霸图一支朝气蓬勃宝刀不老的队伍怎么能是这种养老的氛围。然后他蹬蹬蹬地冲过去找了韩文清,说要赌上百花缭乱的尊严,力争改革霸图过生日的落后传统。


 


改革的步子要大、改革的决心要坚定,就从今年年初副队的生日开始。张佳乐信誓旦旦地看着韩文清。


 


韩文清看了一眼这位一脸期待的二期老将,盘算了一下年前好像的确没有特别重要的比赛,死马当活马医地同意了,提了不能影响正常比赛和训练的要求。


围观了这一切的秦牧云表示,那一刻我从队长的脸上,仿佛看到了一丝如释重负,而我的心里,也感到了一丝同样的如释重负,至少今年可以不用吃第三年份的栗子蛋糕了。


做出这个决定的韩文清表示,是的没错,今年终于不用再挑蛋糕口味了。


 


才不会告诉你每年只有在队员生日才会接触甜点的韩文清大大,自从栗子口味被赞颂了一次好吃之后,就放弃了自己挑选蛋糕口味的挣扎,专注于买栗子蛋糕了呢。


 


(二)


 


张·能折腾·佳乐在这之后的一天训练结束后,秘密召集除了正副队长的霸图队员们到自己房间了开了个会,在会上慷慨陈词表示我们的目标是一场既有意思又有霸图特色的生日party,不求达到百花那种高度,至少也不能再是吃一个蛋糕这么简单的了,大家一定要团结一致、群策群力。


 


结果直到查房前,生日小分队的脑洞也仅限于布置一下活动场地然后再吃一个蛋糕,这么大。


 


宋奇英:说真的乐哥,副队看起来挺满意现状的。


秦牧云:俱乐部里能搞出什么样的大动作?


白言飞:队长连续两年买了栗子蛋糕,我觉得今年换一个蛋糕的口味已经很可行了。


 


 


半夜三更,张佳乐在床上翻来翻去。


 


到了哪里都是心地善良关爱队友的中国好室友林敬言,在黑暗中给出建议:要不问问其他战队在俱乐部里给副队过生日的方法吧,好歹也能参考一下。


 


张佳乐醍醐灌顶,摸床头的手机,一边打字一边问林敬言,你们呼啸之前怎么过的生日?


林敬言仰望漆黑的天花板,我们每年一局杀人游戏。


 


张佳乐手速飞快,眼看已经揪出了不少人,听着就撇了撇嘴,怎么都这么没有新意。


林敬言十分景仰,那你们百花怎么给队员过的生日?


张佳乐回忆往昔峥嵘岁月十分激动,其实我们的方法对霸图的参考价值不大,我们每年都变着法子地整蛊,过的跟万圣节一样精彩极了。


 


林敬言觉得自己理解了唐昊转会呼啸的动机所在。


 


与此同时,张佳乐锲而不舍的努力,得到了不少极具建设性的答复。


 


比如:


他找到枪系群中的郑轩,得到的回复是——自从队长企图在蓝雨内部搞充满小资情调的生日冷餐会失败后,黄少生日基本都是他请我们吃遍广州城,最后在KTV里结束的。


 


他逼问枪系群中的周泽楷,得到的回复是——生日等同于轮回内部的桌游大赛。


 


他抓出还没下线的王杰希,得到的回复是——全员的生日都是在王府井的饭店中度过的。


 


他一不小心手滑转了一条消息给前几天聊过天于是残留在首页的叶修,得到了慈爱的嘲讽——哟张佳乐,我们兴欣刚定下的生日福利就是联赛冠军啊,速度转会下赛季还来得及……


 


张佳乐愤怒地关掉了手机。


 


(三)


 


我们至今仍未得知佳乐大圣在其中历经了怎样的九九八十一劫,发生了怎样的天人交战,总之这件事情的第一阶段成果,是第二天的月黑风高夜,生日小分队又被强行集结,听大圣宣布此次副队生日的具体安排。


 


然后,来查房的张新杰就看到了诡异一幕。


 


印象里结束了训练后队员们被张佳乐拉走的时候还是有点生无可恋的,这时候一个个在黑夜里眼放异彩,活脱脱一幕群狼出动,感觉这势头还能再抢3个野图。


 


他敲门进了房间。


 


房间里那只为首的头狼·张,一看表情就知道也是热血得不行,便是不知道他们刚刚都讲些了什么。


好在张新杰副队长最著名的就是永远能够保持着德国铁血军团一样的原则性。


 


他看了房间里的张头狼一眼,后者立马夹着尾巴后腿蹲地,尽力把自己变成一只哈士奇。


 


“11点了,前辈们也该睡了。”


 


“好好好辛苦了你啊新杰,我们这就睡。”


 


(四)


 


这件事到此为止,几乎就像是在霸图画上了一个休止符一样。大家该训练训练,该休息休息,总之再没有出现过生日小分队睡前会议的召开。


 


生日的前一周,是比赛修罗场,所谓一周三赛,前后夹击,纵然对手不是什么强队,但切换战术调整状态,总结经验改正失误,即使对于职业选手而言,也绝不是信手拈来的事。


剑指冠军,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积累能量的机会。


 


 


周六傍晚,好容易结束了本周最后一场和昭华的常规赛,战队早早地解散,让队员们各自回去休息了。


宿舍区一片安静,仿佛一个累坏了的人,已然合眼入睡。


然而,一个神秘的QQ群,在这一片平静的水面之下,悄悄冒着泡泡。


 


                              [副队生日都动起来]


 


张佳乐-百花缭乱:还有没有人醒着……




宋奇英-长河落日:冒头!




白言飞-罗塔:我和小秦……




郑乘风-山逢地裂:我也在!




张佳乐-百花缭乱:都总结起来啊别偷懒,晚上九点团战我叫了队长来围观




秦牧云-零下九度:乐哥你为什么想不开……


 


白言飞-罗塔:乐哥你为什么想不开……


 


宋奇英-长河落日:我是在场唯一的拳法家……怎么想都是我最紧张好吧……


 


林敬言-冷暗雷: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张佳乐-百花缭乱:就是!再说你们谁拿得出新杰赛后总结的完整版?不怕漏了一两点没做好?


 


白言飞-罗塔:我和小秦都拿得出!人不可以被小看!


 


郑乘风-山逢地裂:录音版在这里……


 


宋奇英-长河落日:我还有队长补充版……


 


秦牧云-零下九度:感谢乐哥的副队生日策划,我们现在赛后总结会议上速记能力满点


 


白言飞-罗塔:每天复习一遍,还带笔记整理


 


郑乘风-山逢地裂:副队说的名言警句张口就来


 


张佳乐-百花缭乱:……你们谁发我一份完整精校版,我只记了和百花缭乱相关的部分


 


 


林敬言笑着把自己的电脑拿过去给趴在床上发消息的张佳乐:“喏,完整版赛后总结。”


 


 


八点二十分。


 


这个时间,有些职业选手正在做每天训练的收尾,有些选手正在摩拳擦掌准备开始抢boss,有些选手在思考今天的夜宵吃什么——


 


而有些选手,准备再看一遍赛后总结和每日训练建议冷静一下。


 


张佳乐盘腿坐在床上,面前他和林敬言的两台笔记本电脑双开,一个放着今天团队战的视频,一个放着林敬言的完整版赛后总结,对照着一遍看完,摸了纸笔在一堆注意事项里又加了两条。


他把笔记本电脑递回给林敬言,自己蜷在床角做起了手操。


 


屋里温暖沉静,令人安心,窗外的寒夜漫漫,最终只化为玻璃窗上糊着的一层水汽。


 


“老林,你说我的生日创意怎么样?”


 


“挺好,你好我好大家好,有霸图特色,值得持之以恒。”


 


“呵,”张佳乐轻笑了一声,“我跟你说,我刚出道那会儿技术和战术都嫩得不忍直视的时候,都没这么认真过。”


 


“是啊,”林敬言也笑,“那时候什么苦都没吃过,也不知道得个冠军这么困难。”


 


沉默了一会儿,张佳乐起来舒展了一下身体,林敬言合上笔记本电脑,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


语气轻松,神色坚定。


 


“加油啊,老林。”


“你也是。”


 


过了一会儿。


 


“诶老林,你说我们现在就把这个创意用掉了那之后其他队员生日怎么办?有没有同系列的活动啊?”张佳乐拿着手机翻翻翻,眯眼露出两颗犬牙,“比如……接下来我的生日你们准备怎么办?”


 


“好办,”林敬言喝了一口茶,笑得颇有风度,“开竞技场,我们轮番上阵,单挑群殴随你选,揍到你露出破绽为止。”


 


 


与此同时的另几间寝室。


 


秦牧云抓住了白言飞的一个读条的时间差,后者默默地在自己的赛后笔记总结版的某一条前,狠狠地又打了几个五角星。


郑乘风找出许斌的几段骑士职业的比赛视频,对照着笔记仔细地研究着。


宋奇英在模拟训练场景中,重复了一遍今天早上做的不够好的步骤。


 


 


九点整。


 


韩文清刷卡进入游戏,输入了之前张佳乐发给他的竞技场号码。


竞技场里已经整整齐齐地站着一队角色——


 


拳法家、元素法师、神枪手、骑士、流氓和弹药专家。


 


(五)


 


1月11日。


 


张新杰准时起床,准时到达训练室,队员们一个一个陆续到达,和他打着招呼。


 


但是,却没有了每年都有的中规中矩的一句句“副队生日快乐”或是那一句“生日快乐新杰”。


 


不过霸图的真汉子从来不会在意这些细节。


 


训练一如既往。


不过,一边训练,一边严谨地留意着队员的发挥数据的张新杰,的确觉得近期的战队和印象里有些不同了,不在于可有可无的“生日快乐”,而在于整体的感觉。


 


最近几场比赛的对手实力不强,赢得也较为轻松,所以这种感觉很容易会被误解为战队实力的绝对优势,再加上自己一直善于注意战队的弱项,却容易忽略一些潜移默化的提高,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事实——


 


即使每个成员的单人数据没有明显的变化,但整个战队的实力却明显地提高了,或者说还在提高。


 


这只能有一个解释。


 


 


一天的训练结束,大家吃完晚饭,张佳乐眼神示意林敬言,两人在秦牧云和白言飞的掩护下猜拳。




果不其然张佳乐输了。


 


“老林我们三局两胜好不好,”张佳乐一脸苦大仇深,“虽然这整个都是我的主意,可是真的要我去跟新杰说还是有点谜啊……”


 


“新杰,” 韩文清在这时开了口,大家都闭了嘴,“待会儿来一下训练室。” 


 


“好。”


 


“还好有韩队啊,”坐在张佳乐对面的秦牧云远目。


 


“毕竟他也是我们一伙的。”今天的林老师笑得也很高深莫测。


 


(六)


 


1月11日晚上7点半,韩文清和张新杰来到日常训练结束后的训练室,全队一个不落地已经坐在了里面。


宋奇英走上前来,递上了一张拳法家和一张牧师的账号卡:“副队,我们想请你来打一场模拟团战。”


 


 


刷卡登陆,就好像霸图每一天训练的开始。


竞技场选的是沙漠的地图,四对四的对战。


 


A组:韩文清、张新杰、秦牧云、白言飞


B组:张佳乐、林敬言、宋奇英、郑乘风


 


张新杰也没说什么,投入了这次显然早有预谋的团战。


 


A组有韩文清张新杰这对近6年的老搭档,再加上霸图中也一直打配合的秦牧云白言飞,其中还包括了全队唯一加血的牧师,同时也是战术大师,理应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


 


 


张新杰指挥秦牧云和白言飞移动到新的坐标,自己操纵角色躲到了位于A组布局中心的一个沙丘后面,认真地思考下一步的行动。


 


因为形势却远没有想象得那么简单。


 


看似胜算寥寥的B组就在刚才完成了漂亮的先发制人,张佳乐一通狂轰滥炸的百花式炮火扬起了满地图的风沙,视线一片模糊,张新杰固然可以临危不乱地安排本组的进攻节奏,却也没办法阻止B组的成员们在视线清明以后,已经完全消失在了此起彼伏的沙丘中。


 


对张新杰而言,攻击的思路很清楚,先击杀弹药和拳法家。


 


一个闪光弹在张新杰角色的脚边炸开,张新杰瞬间判断了弹药的位置,秦牧云的神枪手穿行在一个个沙丘中,一边向弹药的位置移动,一边几个点射。


 


角度刁钻得恰到好处,形成一整个网面地盖过去。


 


弹药好像是知道了他下一步的打算,已然准备冒着可能被拉近距离来一个巴雷特狙击的风险来躲避什么。


 


然而还没等他的身影消失,元素法师一个天雷地火就劈头盖脸招呼了过去,这是个持续类的技能,雷与火随机在范围内爆发,被轰中一次,就有一次的伤害,大多数角色在被击中后宁可选择隐蔽不动,也不会冒然在技能范围内乱闯。


 


秦牧云和白言飞的配合节奏掌握得比之前更加恰到好处。


 


神枪手一个滑铲瞬间已至弹药活动区域附近,准备找到目标读条一个巴雷特狙击。


 


弹药的身影出现了,机会来了!


 


巴雷特狙击读条几乎完成,时间算得分毫不差,就连张新杰都忍不住要开始表扬这次秦牧云和白言飞的表现的时候——


 


居高临下准备攻击弹药专家的神枪手,脚下立足的沙丘崩塌了。


 


两个技能同时发动,一个是弹药专家的手雷,攻击对象是神枪手脚下的沙丘,一个是拳法家的崩拳,瞄准了巴雷特狙击技能被打断的神枪手。


 


崩拳,强制吹飞。


 


神枪手落地一个受身刚起来,没等到队友的迎接,却等来从又一片百花弹药中的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流氓。


 


抛沙,霸王连拳。


 


要不是张新杰拉着神枪的血线,同时韩文清上前解围,神枪手被一波夹杂着抛沙的技能带走,也不是没有可能。


 


流氓又一次消失在一片扬起的黄沙中。


 


嘴角微微扬起,张新杰有点了悟这些家伙选择沙漠地图的原因,就在一个月前,他总结过霸图现在的弱势,说到过霸图在沙漠地图表现的最为不佳,并总结过几个要点。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无论是谁,攻击和防守的节奏都明显上了道。


 


有意思。张新杰做出了下一步战斗部署。


 


B组以血厚耐打的骑士为掩护,层层推进,几乎要弥补没有加血角色的差距。


而郑乘风此次的表现也让张新杰眼前一亮,他不仅有着以前自己的骑士肉盾打法,更加入了一些颇具设计的周旋,几次挑衅开得让人无可奈何,竟有一些“磨王”许斌的特点。


 


B组宋奇英的拳法家抓住A组配合一个空隙直接一个大招攻向张新杰的牧师,这是上次练习沙漠地图时他们也犯过的错误。


 


然而这一次,牧师没有如上次那样倒下。


 


神枪手像是早已等候在旁一般一个滑铲填补了张新杰角色身后的间隙,枪体术!


 


张新杰毫不迟疑,牧师扬起十字架,吟唱了神圣之火。


 


宋奇英的拳法家在A组配合着神圣之火的一波攻击后,第一个倒下,却为B组的其它人进入包围的坐标提供了足够的时间。


 


战斗还未结束,所有人都倾情以付,脸上都带着必胜的微笑。


 


张新杰凭印象想要寻找之前团队战中,张佳乐身边配合没跟上的漏洞,却发现此时利用这个漏洞的位置已经根本无法攻击到弹药,每次只能对皮糙肉厚的骑士造成一点不痛不痒的攻击。


 


张新杰此前的感觉已经被完全得印证——每个人的战斗数据没有明显的变化,但战队的实力却明显的提高,的确只会有一种可能,团队的配合已经出现了显著的提升。之前的空隙被精确地弥补,之前的优势被放大发挥,每一个举动背后都可以看出队员深刻的战术思考。


 


精彩从未停止,热血从未冷却。


 


(七)


 


最后的胜利仍然属于又有组合又有奶的A组,但这是一场险胜,B组最后一人林敬言被击杀的时候,A组的最后一人韩文清还剩下不到20%的血。


 


战斗结束,大家放下耳机,脸上都是酣畅淋漓的兴奋之情。


 


张新杰首先站了起来,就像每一天训练结束时那样,他仍然神色平静地看着所有人,眼中却反射出灼灼的光。


 


 


张佳乐眯起眼躲避对手的穿透读心术,暗搓搓地肘击宋奇英,后者义无反顾地向他的怀里扔了一本东西,眼神大义凌然地表示乐哥我刚刚已经递过账号卡了,这次轮到你上了。


 


张佳乐转向林敬言,后者摆出期待的眼神,已然把包袱扔回给了他。


 


主谋大手张佳乐认命地站起来,正对着张新杰,递出了本子。


 


本子印刷十分简单,封面白底黑字写着几个大字:


 


霸图战术及打法总结


 


原著:张新杰


指导:韩文清


由 张佳乐 林敬言 白言飞 郑乘风 秦牧云 宋奇英 整理注释


 


张新杰的表情高深莫测。


 


周围一群队员已经开始捂着嘴偷笑,眼看连韩文清脸上的严肃都已经憋不住地破了功。


 


“咳咳副队……算是我们全队送给你的生日礼物,比较简陋,基本是从每次赛后会议和训练总结里整理的,整理的成果刚刚的团战你也验收了……那边几个别笑严肃点!侧重内容侧重内容,印刷什么的别认真啊,错别字应该没有但也不排除漏网之鱼,最终解释权归你所有,如有纰漏全怪队长!”张佳乐几句话说得视死如归。


 


“哦对,还有一个蛋糕,怕坏了放在冰柜里,等会儿让小秦拿过来,”张佳乐挠着头,有点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最后露出一个发自肺腑的笑容,“如果真的嫌弃这个礼物也没事啊副队,真正的生日礼物我们先欠着,赛季末拿冠军奖杯来还!”


 


张新杰郑重其事地接过张佳乐递过来的谜之印刷物,面带微笑一本正经:“谢谢大家的心意,不过这份礼物的确非常随意,恕我不能完全满意,”他环视了一圈已经笑得四仰八叉的大部分队员和两个还在憋笑死扛的老前辈,“我等着你们决赛后把真正的礼物补上。”


 


张佳乐率先表忠心:遵命!


 


韩文清熟练地断后路:拿不到奖杯明年新杰生日全体加训两个小时!


 


本来大家还憋着的场面,一旦开了个头,就肆无忌惮一发不可收拾。


 


白言飞大胆举报:这么随意的生日礼物从头到尾都是乐哥的主意!


 


秦牧云邀功讨赏:现在搞得我们一听到副队开始说话就想记笔记,联盟各的战队数据都可以念着顺口溜背出来


 


宋奇英一本正经地发言不嫌事大:以兴欣战队为例,队长角色君莫笑银武千机伞,具体数据是……


 


郑乘风击鼓传花依然不嫌事大:角色寒烟柔,具体数据……角色一寸灰……


 


大boss张新杰迅速掌握游戏主动权提问张佳乐,收获一份抓耳挠腮。


 


林敬言善解人意出手相救:他只记了君莫笑的数据。


 


张佳乐暴起反抗:别说得跟你们背出来了一样!那边那个队长别闲着,背个小手冰凉的数据来听听!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一片混战地图炮,小崽子们记忆力拔群,攻守皆备,血条岿然不动;老前辈们同室操戈,互相拆台,一片愁云惨雾。


 


秦牧云从善如流跑去会客室里的冰柜拿蛋糕。


 


不久就从会客室里传来一声哀嚎:“为什么又是栗子蛋糕!”


 


(八)


 


这场所谓的特别生日策划一直闹到十点多,众人才意犹未尽地打道回府。


 


 


韩文清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看到张新杰正坐在床头开着台灯,拿着一支笔,认认真真地在读着那本“随意”的生日礼物。


 


不时地在一些队员的注释边上,圈圈画画,写下些什么。


 


“我看你挺满意的。”韩文清直截了当地戳穿,“已经11点了啊。”


 


张新杰抬眼看了看队长,摘下眼镜,关掉台灯,把两张先前翻页的时候从本子里掉出来的纸片塞回到书里,书脊朝上,放在一边:“今天不查房了,放他们一马,队长晚安。”


 


 


韩文清瞄了一眼床头柜,一眼看到了那张被塞回去的纸片,被压在书下,露出了一角。


 


那是两张合影,随书附赠,又是张佳乐的主意。


 


第一张是第九赛季开赛前的合影,那一天张佳乐刚到霸图,那一天霸图这个义无反顾只为冲击冠军的阵容终于完整地集结,于是大家吃完饭在俱乐部门前,让人拍的这张合影。


 


画面上,新来的张佳乐和没比他早来多久的林敬言还显得有点放不开,小辈们站在一堆前辈中间,多少也有点拘谨,只有他和张新杰看起来还比较自然。


 


而另一张是这次副队生日特别策划开始施行后不久,张佳乐撺掇着大家拍的。背景还是没什么新意的俱乐部大门,只是这一次,一群人勾肩搭背手势乱摆,笑容恣意而热烈,他和张新杰站在里面反倒看起来像孩子中两个严肃的大人。


 


两张合影的背后,都有所有人一笔一划的签名。


 


韩文清想起那天大家缩在张佳乐和林敬言的寝室里签名的样子。


 


一个签完另一个上,搞得跟签军令状似的。


 


韩文清走过去拿起书,想把它合上放回去,拿着照片翻过来的时候,却看到了背面的签名,不知何时又多出了一个。


 


在那个原本空出来的位置上,端端正正地签上了张新杰的名字。


 


荣耀从来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上下一心,一如既往,既得战友,云胡不喜。


 


 


 


-fin-


 




后记:


 


亲爱的副队生日快乐!


 


虽然最终第九赛季冠军也不是霸图的,第十赛季连亚军都不是,林老师还退了役,但我确确实实就是这样地和书中的霸图走过了这两个向死而生不顾一切的赛季,才最终掉进了霸图坑再也没爬上来。


网易音乐霸图的同人歌“十年荣耀”里有这样一条评论,大意是说自己特别喜欢韩文清,因为这个角色从来没有什么亮眼的设定和悲情的过去,就是自己拼了命不回头地打打打。


 


在我看来霸图也是这样,明明到最后给人的印象只剩下并不绚丽的硬气,但就是这种强硬的姿态,一往无前的纯粹,干干净净鲜明无比。


而就像我在去年的生贺中写的那样,这种强硬和一如既往的执念,在张新杰身上的体现,比之队长韩文清,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所以这样的队长和副队带领下的霸图,必然就是一群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


 


原文中对于新霸图的队内互动着墨不多,不过从虫爹直白的几句描写和赛场上的配合来看,这并不是一支只知道由内而外都钢筋铁骨毫无人情味的队伍,上上下下从技术人员到队员本身的互动,都还是意外地有点萌(二刷的时候简直脑补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所以我个人私设霸图队内的互动有点像那种平时看上去就是很严肃,每个人也的确是很认真……的一本正经的纯爷们学霸式插科打诨(什么形容23333。


 


总之霸图F4是我的心头好,霸图小崽子是我的心头宝。


 


霸图日常,我还能再看500章(。


 


新年第一更,祝大家新年快乐(๑•̀ㅂ•́)و✧



评论

热度(529)

  1. 不考进bqfj不改名没到100℃的水蒸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