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锦i

【周叶/枪君】《枪魂》- 06.毁灭之轮(全文完)

川如色:

+ 06.毁灭之轮 +


往期归档 




第十天。


乌云蔽日,黑暗笼罩大地,空气中飘散着一股腻人的咸涩腥味。


云层低垂压抑,腥红色的雷光闪现在边缘,如同一个个魔鬼在咧嘴窃笑。


黑暗之门已经基本成型,威武地耸立在菲尔河北岸的列屏群山山脚。它庞大的身躯几乎遮住了整个山头,属于魔鬼的邪恶纹路爬满门面,血红色的光芒沿着轨迹,像有生命一样缓缓流动、旋转、循环。


河对岸的安克斯主城区已经清空,街巷里空无一人,偶尔只能看到整装待发的巡逻队表情冷峻地快速跑过。


河岸警卫队全队出动,防线已经安排妥当;城内护卫队扼守重要据点,时刻准备着发起攻势。


战役一触即发,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刻。




菲尔河南岸。


由数百位特级铸造师使用世界之树的枝干,连夜赶制而成的毁灭之轮枪体已被架在巅峰祭台上。


它是有文字记载以来,荣耀大陆上出现的制作工序最复杂、体型最庞大、力量最可怕的武器,而它的对手,是穿越长长的空间通道而来,代表着异界最强屏障的黑暗之门。


二十位被启示之书选中的勇士身穿各队战袍围绕毁灭之轮而立,眼睫低垂,神情庄重肃穆。只有他们各自携带的银武在世界之树的影响下,静静闪耀着比往日更加明亮的光辉。


就在今天的早些时候,陷入短暂昏迷的君莫笑已经转醒,经过医生诊断,身体状况良好,可以参与铸枪仪式。于是他真的不再试图逃跑,此时也安安分分地与其他十九人站在一起,位置就在一枪穿云斜对面,彼此都能毫无障碍地看到对方。


君莫笑脸上一直挂着恶作剧得逞的微笑,一枪穿云则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似乎没有生气,但也不是特别开心,只是彻彻底底的不动声色。他就这样看着君莫笑,眼神专注又平静,看得后者终于挂不住笑,低下头偏开了视线。


他能感觉到一枪穿云还在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直到祈祷的颂词被人念起,才缓缓收回目光。


君莫笑松了一口气,他感觉有一些难过和愧疚。但是事已至此,已经没有退路。




为确保仪式能够顺利进行,不受来自外界的任何干扰,出身霸图公会的荣耀第一牧师石不转,主动承担起了大祭司的重任。


他穿着莹白色的牧师袍,手捧厚厚的法典,用平缓庄严的语调一字一顿地念出祷词。声波带着净化的力量,以祭台为中心,层层叠叠地向远方扩散开去。


光明与黑暗激烈碰撞,风声在呼啸,大地在震颤。


神圣的光芒在每一个人周身跃起,祭台上二十个站在荣耀大陆巅峰的勇士将右手放在自己胸口——不,确切地说,只有十九个人。


一枪穿云。


没有任何人想到会是一枪穿云打破这脆弱的平衡。他伸出的手并没有落向自己胸口,而是以极快的速度掏枪,上膛,瞄准——


“嘭!”


在场十九个荣耀高手,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来阻止,毫无防备的君莫笑大腿中弹,献血喷溅,他应声跪倒在地。


其他所有人在这一瞬间都被吓懵了,要不是仪式还在进行中,他们不能随意移动,现在只怕有一半会冲向君莫笑查看伤势,另一半则会冲向一枪穿云将他痛殴一顿。


不过腿不能动,不代表嘴也不行。


“你干什么?!”


“你他妈疯了吧!”


“抽取灵魂之前身体必须保持绝对的完整,哪怕划破一条口子也不行!你他妈到底在想什么?!”


“继续。”一枪穿云收枪,将右手放回胸口,面无表情地说。


“什么?!”所有人目瞪口呆,像是听到什么滑天下之大稽的天方夜谭,都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我说,”一枪穿云轻描淡写地扫过众人,语气肯定,不容置疑,“继续。”


所有人哑口无言。


内心虽然激动、愤慨、不解,但是于事无补。君莫笑受伤退出已成定局,他们不可能强制剥离他身体里的灵魂碎片,道义上不能够,理论上也不可行。


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继续。黑暗之门还耸立在对岸阴森森地看着他们,毁灭之轮还等着他们为之加持,全荣耀的人民还盼望着他们拯救。


没有后退,没有选择,只能前进。




在所有关于毁灭之轮的记载中,二十是一个标准数字,也是硬性规定,连象征天意的启示之书上也不多不少地浮现出二十个名字。


没有人尝试过增加或者减少,但是没有尝试,并非就代表着不可能。


仪式继续。十九块灵魂碎片被顺利取出,在石不转的调控指挥下,同时送入毁灭之轮体内。


数十种不同颜色的火焰在巨大的枪体中激烈碰撞、缠绕、交融,强烈的光芒如同太阳,将菲尔河南岸照得一片灯火通明。


几乎就在同一瞬,黑暗之门发出一阵“轰隆隆”的巨响,围绕在门扉周身多日的黑色云雾终于完全散开,如同血管般的纹路飞快地流动着,只听“吱呀”一声,双开的两扇门中间被看不见的神秘力量缓缓推开了一条缝。


“开火!”


“开火!”


“开火!”


沿河部属防线的河岸警卫队集体开火,无数技能和炮弹同时飞向对岸的黑暗之门,连绵不绝地炸出满堂火光。


毁灭之轮身上的圣光爆闪,一枚直径可观的炮弹从炮膛中冲出,直直射向对岸,不偏不倚地砸在门扉正中央,爆炸!


浓烟四起,地动山摇,火光冲天,黑暗之门发出巨大震颤,恍惚能听到愤怒的呐喊声和哀嚎声从门内传来,直破苍穹。


然而当烟雾散去,门扉依旧岿然不动,之前的攻击对它造成的损害微乎其微,基本没有产生什么实质性的影响。


轰鸣声中,门缝宽度再次被扩大。所有人的心都凉下去半截。


“再来!”


“轰!轰!轰!”数枚炮弹被不计后果地向对岸疯狂倾泻,浓重的烟气肆意弥漫,让人呼吸困难,巨大的爆炸声更是震得人耳朵生疼,然而对真正的目标造成的伤害始终有限。


“这样不行!”王不留行顶着狂风高声嘶吼,努力让大家都能听到他的声音,“力量不够!”


“那怎么办?!”


无人应声,但几乎每个人都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跪坐在一旁的君莫笑,然后又飞快地把视线转开。


明明知道不能依靠他,但还是忍不住把希望寄托在这个曾经最强大的人身上。没准他能站起来呢?也许他会一些什么神奇的法术,可以瞬间治愈一切伤口呢?


然而没有如果。君莫笑只是一个人,一个受伤也会痛会流血的普通人,他不是神,有些事情做不到,就是真的做不到。


但也有一些事,他做不到,还有别人可以。




自一枪穿云击将他击倒在地之后,君莫笑的眼光就没有从对方身上离开过一瞬。


他一直看着他,看他心无旁骛地取出自己的灵魂加持在毁灭之轮上,看他认真地观察着战局,看他一次次操控着全荣耀最可怕的武器,将承载着希望与怒火的子弹向对岸疯狂宣泄。


直到现在,又眼睁睁地看着他再一次将右手放在自己胸前。




尽管出于无奈,但碎霜与荒火的枪口确实曾向叶修开火,周泽楷从未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所以当事情已经发生,他感到异常难过,非常失落,甚至懦弱地动过逃避的念头,想要一走了之。


但是他也清楚地明白联盟的苦衷,肩上的重担让他们变得无情、冷漠,只有心依然火热。


所以周泽楷始终保持着沉默,他没有表示什么,也没有责怪任何人,只是选择一肩扛下所有责任。




银色,代表绝对的忠诚。


——第二十块灵魂碎片从一枪穿云体内被分离出来。


这就是周泽楷对叶修,对承诺,对全荣耀做出的最终答卷。


——一份完美无缺的答卷。






损失七分之三份灵魂的一枪穿云跪倒在地。他没有任何遗憾地闭上眼睛,陷入长久的昏迷。


正当所有人都还沉浸在震惊中无法回神的时候,反而是一直被排除在外的君莫笑冷着声音提醒:“还愣着干什么,开火啊!”


唱诵声再次响彻安克斯黑暗的上空,毁灭之轮暴起璀璨绚烂的银色光芒,炙热的炮火无休无止地轰击在黑暗之门坚实的门扉上。


混乱的尖叫声、哀嚎声和咆哮声刺激着每一个人的耳膜,数不清的负状态飘散在菲尔河上空,但是没有人胆怯,没有人退缩,所有人都在咬牙坚持,都在紧张地等待着命运抉择的一刻——


“轰!!!”


大地轰鸣,世界在颤抖,主城上空的乌黑色云团开始不断向河岸上空汇聚,爬满裂痕的黑暗之门以肉眼难以辨识的速度缓缓合拢着。


“不要松懈!继续打!”


“加大火力输出!”


“注意配合,保证攻击连续性!”


本已具有实体的门扉渐渐开始变得透明,它越来越纤薄,越来越像一张漂浮在半空中的纸张。与地面垂直的云团高速旋转着,旋转着,逐渐形成一道阻隔火力的坚实屏障,将门扉完完整整地挡在后面。


炮火和技能光影被螺旋状飞速滚动的乌云源源不断地吸入体内,云团的力量逐步消减,面积也越来越小,越来越小,它身后被遮挡多日的山峰逐渐露出模糊的轮廓……


“轰——”


伴随着最后一发出自毁灭之轮的炮火击中屏障正中心,云团骤然紧缩,而后猛地爆裂,激荡起灼热的气流一圈一圈向外扩散。


黑暗之门消失,菲尔河两岸陷入短暂的寂静,而后猛然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和咆哮声。


完成使命的毁灭之轮静静矗立在祭台中央,周身环绕着绚烂的七彩圣光。


祭台上的十八位联盟队员也都松了一口气,紧绷的情绪一旦放松,都不由自主地要往地上坐倒。一直在旁边休息围观的君莫笑却在这档口没事儿人似的站了起来。


他腿上的枪伤只经过简单包扎,现在行动不便,动作依然有些滑稽。但其他人一听到他说的话,立刻都笑不出来了:


“属于荣耀的时间结束了,现在轮到我了。”




“喂喂喂,都这时候了,你还想干什么呀?”夜雨声烦皱着眉头不满地问。


“干一件你们都想干,但是都不会的事。”君莫笑一瘸一拐地走到毁灭之轮近前,伸手轻轻抚摸它温凉粗糙的身躯,“我要把一枪穿云的灵魂碎片拿出来还给他。”


所有人心里震惊,但脸上都没有表现出来。主要是身体过于疲惫,还有一点,今夜的惊喜实在太多了,他们已经无法表现得更惊讶了。


“这个……能做到吗?”唐三打进入联盟的时间不长,对于这种逆天的技术还是第一次听说。


“能。但是据说全大陆只有一个人会,”拳皇大漠孤烟说着,意味深长地瞟了一眼君莫笑,“原来就是你。”


“是我。”看到有人一脸欣羡地望着自己流口水,君莫笑长叹一口气,无奈地说,“这不是什么好事,因为这项技能,我没少被人追着到处跑。”


“那以前怎么从没听说你用过?”百花缭乱好奇地问。


“因为这个技能吧,一辈子,只能用一次。”


“所以你现在打算用了?”沐雨橙风认真地看着他,问,“用在一枪穿云身上?想好了吗?”


“想好了。从来没有想得这么清楚过。”君莫笑郑重地点点头,朝大家微笑,“所以,希望祷言的祷词都还记得吧?不要客气,一起上。”




尽管内心都想客气一下,但瘫在地上的众人都在第一时间拍拍裤子站了起来。他们自动自发地围成一个圆,将一枪穿云、君莫笑和毁灭之轮围在里面。


“那么,这就开始吧!”


神圣的唱诵再次从祭台上响起,祝福的歌声回荡在菲尔河两岸,毁灭之轮辉煌的光芒在黑暗中跳跃着,闪烁着,与悠扬美妙的旋律一起,谱写出一曲属于生命的赞歌。


成百上千的警卫队队员停下手中的工作,双手合掌,闭上双眼,加入到吟唱希望祷言的队伍中。无数蓝色火焰在黑暗中燃起,不断朝祭台正中汇聚。


温和的风吹起君莫笑的长袍下摆,他站在毁灭之轮面前,闭上双眼仔细分辨、捕捉,而后缓缓伸手,探入,经过短暂的摸索,再抽出来时手心里准确地握着一块灵魂碎片。


早先被激烈的战斗吸引了全部注意的众人,这时候才慢半拍地发现这块碎片的颜色与众不同。


银色。与千机伞上的光芒如出一辙。


所有人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原来绕了那么一个大圈子,真相竟然是一枪穿云。也对,也只可能是他,只有荣耀大陆上最强大的现任第一人,才会拥有这样稀有的颜色。


君莫笑双手捧着跳跃着生命之光的魂魄,双膝触地,庄重地跪在一枪穿云面前。


希望祷言的光辉将两人的身影完全覆盖,包裹。在神圣的祝福中,君莫笑缓缓将碎片放入一枪穿云胸口,二者迅速融合,银色的光芒从胸膛逐渐扩散至全身。


然而这并不是结束。


在所有人惊讶注视中,君莫笑做出了一个出乎意料又意义非凡的举动。


他俯下身,虔诚地亲吻周泽楷的额头,鼻尖,以及嘴唇。




三年前,他用亲吻封印了周泽楷的记忆。


三年后,他依然用亲吻唤醒沉睡的爱人。




命运从未改变轨迹,启示之书的预言也一直在应验,或许从真理之镜中永远能看到怀念之人的容颜,然而通往幸福的荆途,依然需要自己一步一步去踏越。


从安德拉到安克斯,属于他们的花已经开遍。


红色的力量与蓝色的永恒,亦将在承诺中被实现。




阳光刺破黎明前最后的黑暗照耀大地。


也照亮了周泽楷温柔的双眼。




“叶修。”








+ 全文完 +

评论

热度(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