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锦i

【全职高手】【李轩生贺】星光不问赶路人

夜墨_扁舟寻旧约:

2017文章计数[27/72]


20170513 李轩生贺。双鬼24h。


轩哥生日快乐。00:00-原著。


友情向/无cp。有私设。


===================


不再有第一鬼剑之争,这当然不可能。你我棋逢对手,是宿敌亦是老友。


——吴羽策


 


 


(1)


李轩和吴羽策之间没有那么的弯弯绕。


是一个电话就能一起出去撸串的交情。吴羽策曾经考虑过要制止队长这种带头违反队规的行为,架不住俱乐部后街的那家小龙虾太好吃,于是被李轩成功策反。


吴羽策叛变革命队伍之后,李轩倒有些不乐意了。他痛心疾首的挡住吴羽策伸向最后一只小龙虾的筷子,开口道:“虽然不想承认,但你作为虚空的脸,再这么吃下去,我们拿什么出去撑颜面。”


“真胖了再说,这不是还有你撑着,虚空队长撑起战队半边天,”吴羽策不客气的挥开李轩的手,麻溜的夹起最后一个小龙虾,“还有小盖,白白净净又乖巧,小鲜肉看着就让人喜欢。”


跟着李轩蹭了一个月的宵夜,吴羽策发觉自己的腰围从79向80发展,并大有继续横向发展的趋势的时候,果断的拒绝了李轩的要约。虽然是个宅男,但作为一个有脸有身材还有偶像包袱的宅男,他更愿意让粉丝们把他当做一个懒得出门的fashion帅哥。


李轩一个人在路边等着他的羊肉串,一边想:看看这个人,虽然嘴上说着不在意,但心里还是很诚实的。


吴羽策每天早上都起来晨跑,李轩自然知道这事。他还知道吴羽策和保安大叔一起晨跑,顺带一起猜测今天早上食堂的炒面里会不会加香菜。


李轩比吴羽策更懒得动,起初在劲头上的时候跟着吴羽策跑了三四天,随后就不怎么动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吴羽策还为此嘲笑他没毅力。李轩就着豆腐脑解决完包子油条,抽过一旁纸巾抹嘴后振振有词的反驳吴羽策:“从根源上解决问题,把夜宵戒了不就结了。再说了,你不去我也找不着人陪,一个人在大排档空虚寂寞冷?”


吴羽策点点头,很是赞同:“路边高歌一曲求佛,说不定公园的大妈大爷就来陪你了。”


“我是有偶像包袱的人谢谢,”李轩端起餐盘往外走,顺带感慨了食堂的伙食似乎有改善的趋向,“你这不就是嫉妒我么?”


虚空上下谁不知道,吴大副队是个唱歌不走心的主。原本还当他谦虚,等真上了麦开了口才知道人家实诚的很,从不说谎。


“那又怎么样,不还是比你高。”


 


 


(2)


可以你要说这两人之间没什么,别说是旁人,就连他俩自己都是不信的。


“队长和副队之间,有猫腻。”李迅若有所思的看着主动留下加练的两人,如是说道。


“迅哥想多了?总归是志同道合的聊得来。”盖才捷本已经随着他往外走了,闻言又转回头去看两位队长。


李轩和吴羽策还坐在电脑前,盖才捷已经走到门口,匆匆看了一眼,便被墙壁遮了视线。


“这么多年了,还聊的这么火热,所以才说有猫腻。”李迅嘟嚷着,“我和队长这么多年同学也没见他和谁这么合拍过。”


盖才捷不置可否,没有多言。


屏幕光影缭乱纷杂,炮火的轰击在地面上留下一个又一个坑。另一方鬼剑士在火力线附近徘徊,试图冲破与枪炮师拉近距离。


他们早已不再用双鬼剑进行加训,转而进入一种特殊的模式。主场控大局的李轩转而去进攻,组织进攻的吴羽策转而防守。再加上有针对性的职业模拟,自开始以来也有不少收获。


“你刚才可以再拼一下,放弃那个技能平A,说不定赢的就不是我了。”吴羽策摘了耳机说道。既是行家又是搭档,自然是知根知底。


李轩说:“想不通她在想什么。”


她是谁两人心知肚明。


吴羽策不甚赞同的摇着脑袋,却没有反驳。


盛夏快过去了,即将开始的第十赛季。苏沐橙到底是曾经的阴霾,飘远又飘进。两人的表情落进对方的眼里,两人皆是暗自发笑。什么时候“双鬼克星”真的成了克星。


“又不是没打过,慌个什么劲。”吴羽策嗤笑。


“梗在心头不舒坦,”李轩皱眉,“和听黄少天说话一个道理。”


吴羽策被他这个比喻逗笑,待他笑够了,又说道:“还算是有些期待,长矛与炮和双鬼拍阵的久别重逢。”


“这么文艺还是留到微博上哄哄粉丝,别对着我说,鸡皮疙瘩起一身。”李轩抱着胳膊,一副被恶心到的样子。


第十赛季多了盖才捷的加盟,虚空内部结构更趋于稳定。加上前期的优秀表现,虽未明说,也有争冠的野心。


“叶修今天又上场了。这是第几场了?”


新赛季和以往每个赛季一样充满火药味,兴欣这匹黑马的闯进带起不小的烽烟。叶修也是个不消停,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又要开始搞大事情。


或许是为了巩固分数,也或许是为了打心理战给对方施加压力。曾经名扬联盟的叶秋,如今依旧立足神坛巅峰不曾跌落的叶修。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各个战队的个人首发都调整成了正副队长。皇风田森、雷霆肖时钦、百花于峰……还有即将上场的李轩。


这好像成了一种情怀,曾经仰望着叶秋的人也够资格站到了他的对立面。队长挑战队长,为各自战队而战。队长们的心里是无奈居多,到粉丝眼里就成了很燃的戏码。


李轩公布下一场阵容的时候没什么有异议。吴羽策是擂台赛的第二顺位,向来稳中求进的虚空这次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安排。辅助对抗散人,职业上不可逆转的落差,不知操作者能弥补几分。


弥补不了几分。李轩从比赛室里面出来的时候面色平静,早已做好心理准备,此刻仍是失落。他想过自己会被压制,却没想过会是这个地步。输的太惨烈了。


“叶神风采不减当年。”这句是真心话。


“彼此彼此,你也不差。”


简单握手寒暄后,各自回了席位。吴羽策没有说什么,上场擂台赛是一挑二,以4%险胜方锐,这又让人看到了希望。


希望起起落落,最终如流星陨落。


“就剩我们两个了。”


李轩知道,他向来是不轻易感慨的。这还能怎么样,逢山鬼泣挥起手中的太刀,失去往昔光泽的刀锋暗淡,鬼神之力消散的干干净净。失去鬼神庇佑的鬼剑士仅仅是一名普通的持剑者,可他不畏死亡。


四轮天舞挥起,踏着鬼步冲出,兴欣的火力瞬间集中。踏足烽烟,沉疴只身而背。业火红莲燃不成燎原之势,火光纷飞中盛绽。


谁也没想到,李轩的最后一击是不同往昔风格的决绝。虚空双鬼再强大,也不敌不过五人。早已料到自己的结局,只是不甘心。即使改变不了输的结局。


“请问为什么大势已去最后还会反扑呢?”


“不想输,不会束手就擒。”


 


 


(3)


星光不问赶路人,时光也不问。*


更多时候的仰望星空不过是对自我的慰藉,你所看见的六千亿年前宇宙深处的光,如今早已消散殆尽。


提前作第十赛季是无可言语的遗憾,集体跑去看总决赛不过是巧合。李轩在机场遇上吴羽策的时候还惊讶:“我还以为早就回去避暑了。”


“总决赛不去现场看就太遗憾了。”


不约而同的两人都带上了墨镜,帽檐压低,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等到了座位上一看,都乐了,邻座的全是老熟人。李轩熟络的和众人打招呼,和吴羽策在各自位置上坐下。


“你说咱们齐刷刷跑这来看这总决赛到底是找虐呢还是找虐呢?”


深深体会到这种难受劲的李轩说道。·


“得了吧,在座的各位,哪个不是被他虐大的。”黄少天接话。


李轩深以为然的点头,这话他还真没办法反驳。其不论其他人,单单是虚空双鬼也被他虐过好几轮了。左边的吴羽策默不作声,右边的肖时钦和王杰希聊得正欢,他实在没什么兴趣去听两个心脏的交流。


李轩紧盯着台上的动态,心中也在盘算着如果是自己会如何应对。只可惜无论怎么推演,大抵都不如君莫笑这般强劲有力。


“你看,如果是逢山的话,往左走放个冰阵,在退回去绕过障碍反方向丢个炎阵。鬼刻从右边接上双月斩,逢山刀阵强化……如果单是逢山……”李轩停下,伸手比划了一翻,继续说道,“还是有你在胜算更大些。”


吴羽策跟上他先前的思路:“这样打太消耗了。第二个炎阵可以不要,刀阵强化,在接上死亡墓碑。强攻一波带走,治疗还在就不必太担心。”


“有点冒险,也可以。”李轩若有所思。


吴羽策将注意力重新放回赛场上,局势千变万化,最终走向一对三,走向最终早已定下的结局。几乎所有人都在为兴欣扼腕叹息的时候,叶修偏不遂众人所愿。


兴欣这匹黑马还是一路黑到底了。


“赢了?”李轩猛的攥紧手中的矿泉水瓶,不可置信的看着全息投影所展现的画面。


吴羽策面色错愕,多看了几遍回放之后才冷静下来,叹了一句“精彩”。


最后的数据统计出来了,已经不再是总冠军那么简单。众人面对着叶修最后的手速齐齐惊叹。


“这是想让人超越的存在。”吴羽策低声说。


“我们时间还长。”李轩说。


37连胜也好,总冠军也罢。那些未宣之于口的的东西,吴羽策亦能领会。


双鬼总是这么默契。最了解你的是你的敌人,也不难理解为何这世上总是宿敌多而知己少,懂你的比知你的更加稀少。


时光不曾问过敲钟人,星光不问赶路人。


这一路风雨,同行是为一个目的。


 


Fin.


*来自大冰作品《好吗好的》


 ·来自原著



评论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