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锦i

【全职】[黄少天] 不止经年(END)

米洛:

新年快乐我的天






不止经年


 






黄少天手持一把大刀,站在一群蒙面杀手中,他气沉丹田,威风凛凛地一甩,大刀上冒出五毛钱的特效圣光,唬得蒙面杀手们目瞪口呆。这时候周围响起慷慨激昂的BGM,黄少天猛地腾空而起,三两下干翻了所有人。他把刀扛在肩上,大笑三声,地动山摇,然后他就醒了。


荧光手表在枕边发出幽幽的绿光,显示凌晨三点十七分,黄少天搓了搓脸,很不甘心。明明梦境的前半段是冲冠一怒为红颜,这一怒倒是狮子吼了,红颜连个影都没有,太没有天理了。


算了,有缘自会相见。这样想着,黄少天向后一仰,迅速睡去。


在短短十四年的人生里,黄少天平均一天要做两个梦,晚上一个,中午一个。晚上一般是江湖奇缘爱恨情仇刀光剑影,中午则要简略一些,最常梦见的是吃大餐,因为学校食堂的午饭实在是太难吃了,这是黄少天不喜欢学校的原因之一。


不喜欢学校的原因之二,是学校管理太严格,根本没有时间打游戏!他的账号已经一周没登了,不知道浪费了多少刷本抢BOSS的机会。不过他现在一提起这个账号就头痛,他知道,只要一上线估计就会被蓝溪阁的人围个水泄不通,层层上报,八百里加急,三十秒后消息抵达公会会长手里,然后那个猥琐的术士就会继续锲而不舍地问他要不要去自己的战队。


好像是叫蓝雨……这什么狗屁小清新起的名字啊?黄少天愤愤地想,一点都不酷,根本不是我的丝带儿。


职业打游戏,这个梦,黄少天不是没做过。从幼儿园玩贪吃蛇上瘾不想学拼音开始,这个梦想就深深根植于黄少天幼小的心灵中。上小学写作文《我的梦想》,当所有小朋友都想成为辛勤的园丁和伟大的科学家时,黄少天坚定地表示自己要成为一个有钱人,每天玩游戏,玩成世界第一。


作文零分不要紧,回家还被胖揍了一顿,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坐在门槛上向家长认错,但是这并没有影响这个梦想的茁壮成长——在初中快要结束的时候,这个梦想终于长成了参天大树。


黄少天是真的动心了,但是他知道,爸妈一定不会动心,但是他们会动手。


要不算了……黄少天撑着额头,手上不停地转着笔,英语老师说什么,他一个字都没听进去,这些天他脑海中老是回荡着那个术士的话,那些名词像是极具吸引力的咒语,让他没片刻安宁。


“小子,我可不是骗你玩玩的,我们蓝雨也不是过家家,马上荣耀联赛要开赛了,等着看吧!话就说到这里,要不要来就看你自己了。”


夏日闷热,本就让人心烦意乱。


“动词接受者做主语时,动词做被动……”英语老师推了推眼镜,开口道,“黄少天,你来说一下这道题该选什么?”


一片寂静,大家低着头用隐秘的角度看着黄少天,后者呆呆地盯着窗户,不为所动。


“黄少天,该你发言了。”同桌是个系羊角辫的妹子,用胳膊肘戳他,然后悄悄地把笔记本挪过桌子的中线。


可惜黄少天的思路溜号一圈再回来,已经跟不上老师的思路了,也看不懂女同桌的笔记本。


好似要自暴自弃一样,黄少天内心叹了口气,然后挺起胸膛大声念道:“我选择剑客!”


英语老师没什么表情:“坐下吧,下次记得说英文。这道题就选C,结合上下文我们可以看出主人公是个swordsman。”


这也可以?黄少天惊了,随后窃笑起来,对于少年来说,失落和高兴的转换似乎也就是一瞬间的事。


 


马上要升初三了,假期也不能闲着,学校美其名曰自主选择,但是其实每个学生都得乖乖交钱来补课。补课持续整整一个月,终于要进入尾声了,但是这没什么好高兴的,假期只有短暂的两周,再开学就是真正的初三地狱了。


只不过是从一个地狱跳进另一个地狱罢了,黄少天闷闷地想着,他收起书本,对同学们叽叽喳喳围观的东西兴致缺缺。


“黄少来看一下!”


黄少天扯了扯校服的领子,漫不经心地探过头。


“你不是荣耀打得很好么?”同学把手机屏幕调转给他,“你看,一区的大神的视频,一叶之秋!一区最强战斗法师!黄少,你打得过么?太强了!这操作,牛逼啊!”


一叶之秋……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没少和他抢BOSS,烦都烦死了。


“打不过吧!”同学继续说,“大神就是大神啊,我靠这个操作太牛了啊!”


“有什么打不过的啊,”黄少天挑眉,“又不是没打过。”


“吹牛吧你!大神很厉害的!听说还要去打职业联赛……”


“哼……”黄少天不想多说,他挤出来一句哼,转身就走。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就是个Z字抖动!


回家的路上黄少天坐在公交车上听歌,可能是MP3里的这些歌都太熟悉了,他听着听着就走神了,又想起今天一叶之秋的那个视频……大家都觉得那是他在炫技,但是黄少天知道,在那样的情况下选择Z字抖动只是最简单直接的方法,而那个人的微操远远不止这些。


玩游戏成不了世界第一,这让黄少天很焦躁。


下车的时候公交站牌换了新广告,迎面而来一个巨大的人像吓了黄少天一跳,他定睛一看,惊吓加倍,这是荣耀游戏的地面推广广告,每个职业都有单人海报,而贴在黄少天家门前这个公交站的,恰好是个剑客。


他突然想起自己的账号了,夜雨声烦,比这个剑客还要帅气、还要酷。


晚上回家无非是写作业,瞄了两眼电视还被呵斥了一顿,黄少天习惯了充耳不闻,该干嘛干嘛。他深刻地觉得自己的话唠是遗传的,就他看会儿电视的功夫,黄妈妈的大道理已经讲出了至少二百条,从名人名言到真实案例,论据充足,论点鲜明,忽略字数就是满分作文。


“我不想上学了,”黄少天突然说,“我想去打游戏。”


黄妈妈正在刷碗,只当儿子是胡言乱语——这样的胡言乱语她每天要听几百次。


“真的呢。”黄少天说。


“你再不回去写作业我也真的揍你呢。”


黄少天:“……你根本就不懂我!这不公平!”


黄妈妈擦擦手:“不需要懂,我们的关系就是压迫和被压迫,要什么公平,快去写作业,写不完休想打游戏。”


黄少天灰溜溜地进屋去了。


从卧室的窗子可以看到楼下的公交站牌,黄少天趴着窗子向下看,路灯下剑客挥舞着光剑,目光依旧潇洒恣意。


他觉得身上的血也跟着沸腾起来了。


黄少天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和账号卡、一个年轻人站在一起。


三个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小黄少天挑眉:“我靠你谁?你怎么……”


年轻人也吓了一跳:“我靠!我小时候这么帅啊!”


小黄少天:“……”


“小时候很酷啊,是不是啊夜雨。”年轻人搭在账号卡的肩膀上,揉了揉小黄少天的头发,“哇,真是个非常可爱的小孩儿,哈哈!”


夜雨声烦很冷酷,一言不发地把年轻人的手拨开了。小黄少天激动握拳,心想干得好!在小黄少天的脑补里,夜雨声烦就是酷炫狂霸拽的大哥,要冷漠无情,要霸气侧漏。


“你怎么了啊?来告诉哥哥,怎么在这儿原地踏步啊。”年轻人蹲下来,一副慈爱脸,但是奈何有个酒窝,一下子又显得很幼稚了。


“告诉你干什么啊?”


“告诉我,我来做你的人生导师。”年轻人信誓旦旦地说,“听我的没错——因为我就是未来的你!或者你想知道什么未来的事情,问我啊问我啊,我都知道的!”


小黄少天抱着肩膀,目光有些警惕,他上下打量大黄少天,问了一个让大黄少天如遭雷劈的问题。


“你就长到这么高?不再长了?”


大黄少天:“……”


小黄少天:“你回答不了啊?你回答不了肯定是骗子!”


大黄少天:“你可以换个问题……比如你问我,将来你会做什么。”


“打游戏?”


“是的!”大黄少天握拳,“打成了世界冠军哦!怎么样,是不是很有发展前途?”


小黄少天将信将疑:“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干什么?不过我也不能告诉你太多,都告诉你就没意思了啊,但是你只需要知道,如果你坚持要去打游戏的话,肯吃苦,愿意为之付出,一定会有一个很棒的结局,”大黄少天滔滔不绝地说,“你现在,一是需要一点坚持,二是需要一点套路,说服爸爸妈妈,相信以你的……哦不以我的聪明才智,一定可以的%……*(%&(……”


黄少天醒了,妈妈在喊他吃午饭。他猛地坐起来,刚刚的梦明明很长,比他以前做过的都长,但是却又像一团雾气聚了又散,梦里那个自己好像一直在说话,但是具体说了什么又记不清了,他揉了揉头发,最后把责任归于:


“那个黄少天话怎么这么多!”


到底还是留下一个念头如此清晰:完了,我以后长不高。


不,还有第二个念头:坚持自己的梦想。


为了说服爸爸妈妈,黄少天进行了多番尝试。第一种方式是辩论,黄少天以一敌二,惨败下来;第二种方式是邀请亲朋好友并肩作战,最后以亲朋纷纷倒戈收尾;第三种方式是装成坏孩子,他挺爱看相声,里面常说的一句话是“抽烟喝酒烫头”,抽烟他光闻闻就觉得呛,但是喝酒黄少天三岁就会了,最后决定去烫头。


黄少天先是去染了个黄头发,然后尝试刺青,只是刺青因怕疼未遂,最后被黄妈妈揪着耳朵去把头发染回来,他坐在椅子上,不敢回头,只敢从镜子里看妈妈。


“我真的想去打游戏。”黄少天说,“我说的是真的。”


“回家再说。”


“哦。”黄少天耷拉着头,感觉世界一片漆黑。


晚上回家之后黄家开了第N次家庭会议,家庭成员黄少天和准家庭成员金毛小狗杰克一同列席。会议上各位成员进行了热烈的探讨,就是否可以尝试一下成为职业选手这个提案进行了激烈的辩论,第一次投票两票支持,两票反对。然后黄少天和杰克开始打滚,刚染回来的头发根还透露着晃眼的金黄,和小金毛滚起来不分彼此,只得进行第二次投票。黄妈妈觉得把地板滚得挺干净,估计三天不用再拖,心情一好就投了支持票,最终艰难达成一致。


“去,可以,”黄爸爸拍着黄少天的肩膀,“但是既然选择了,就要坚持下去,男子汉,做事情要有担当,但是如果真的坚持不下去了,就回家……”


黄少天感动得热泪盈眶,抱着杰克频频点头。


“就回家,看我和你妈不打死你!”


黄少天:“……”


 


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黄少天拖着行李箱来到了蓝雨。


他几乎是拖着半个家来的,行李箱里被爸爸妈妈塞得满满都是日用品和零食,魏琛热情地接待了他,然后转头就把他的零食给分了。


兵荒马乱的夏天,拧一把空气会淅淅沥沥下一场小雨的潮湿里,小小的少年站在了梦的起点。


“魏老大,蓝雨的目标是什么?”


“第一啊。”


“然后呢?”


“世界第一。”


“再然后呢?”


“太阳系第一,银河系第一,宇宙第一……那个,宇宙外面叫啥?算了,不知道了。”


“我懂了!”


“你懂什么,我说的是蓝雨的食堂第一,你快点去训练,比赛的第一就靠你了。”


“好嘞!”


 


黄少天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烙饼,迟迟睡不着。


这样的情况很少发生,黄少天是总也睡不够的,这在蓝雨是个公开的秘密。周日有记者采访活动如果来得早了,想见黄少天那是难于上青天,每个人都会这样回答:我们副队长要睡到下午呢。


黄少天焦躁地又翻了个身,突然想跳起来去知乎回答一下问题:从不失眠的人突然失眠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明天就是发布会了。黄少天干脆睁着眼睛在漆黑一片的宿舍里仰头看着天花板,觉得自己仿佛越来越没出息了,遥想当年第四赛季作为副队长出席第一场赛后发布会的时候,那可是舌战群儒技惊四座,把记者打得节节败退,搞得他们以后不把录音笔的电充满格都不敢向自己提问。


明天不是比赛,没有刁钻的技术问题,也没有关乎输赢成败的圈套,只有一个简短的退役新闻发布会。


这一天也不是突然到来,至少这个赛季从一开始,蓝雨无论是战术安排还是人员配置,都似有若无地透露着这样的消息。


时间过得很快,好像什么都没变,蓝雨还是豪门最顶尖的俱乐部,头号明星还是叫夜雨声烦,今年的目标还是总冠军,蓝雨的食堂还是宇宙第一。黄少天想着,就连自己的身高也没什么改变。


但是有什么事也在默默发生变化。


他已经不再年轻,在普遍新人十五六岁出道就有高光表现的年代,常常要被尊称为前辈,四期黄金一代的群里已经退役了一半的人,荣耀更是进行了无数次的更新升级,技能不断增加,和一开始开服时候稍显简陋的模样比,简直像是两个游戏了。


想到这里,黄少天猛地翻身坐起来。


账号卡还在自己手上,打开游戏第一件事就是把上线提醒给关了,现在是凌晨一点半,游戏里的活人没有平时多,他登录的是一区,玩家本来就比新区要少很多。


但是他上线的位置附近还是有不少活人游荡,偶尔有几个一动不动站在原地的,黄少天走过去好奇地戳戳,也没有反应,估计是已经睡着了吧。


不过等这些人醒来要是知道自己被剑圣搭过讪,一定会感觉痛失一个亿(微草粉丝除外,微草粉丝可能会感觉赚了一个亿)。


副本是不能组队去刷了,因为根本没人邀请他。夜雨声烦站在副本入口半天,压根没有遇见可爱的女孩子来抱大腿求组队,过往的人大概也都是睡眼惺忪,以为面前站的是个ID高仿冒牌货,谁也想不到大名鼎鼎的剑圣半夜睡不着,竟然站在这里想要刷低阶副本。


你们到底识不识货啊!黄少天气得要命,转身去打野了。


打网游要比打比赛轻松得多,已经很久没享受过单纯输出打那些没什么智商的BOSS的快感了,黄少天越战越勇,越打越来劲,刷了一大堆的材料,还抢了两个野图BOSS……


临走时,黄少天头脑发热,把没用的低阶材料豪迈地洒了一路,留了几个稀有材料寄给春易老,然后下线了。


他并不知道,这时候荣耀八卦论坛里悄然开了一个帖子。


“一区八卦,笑死我了,你们今天有没有看到一个sjb剑客到处丢低阶材料,洒了一路,顶个特像夜雨声烦的ID,是不是疯了?有人录视频没有?有的发上来啊,我先睡了,明天黄少退役发布会,早上十点大家记得看啊!”


“估计也是黄少粉丝吧,心情不好吧或者喝多了吧…”


“说得通,我哥们就是黄少真爱粉,丢材料算什么,他昨晚上背着老婆跑出来喝酒。喝完就一边哭一边撕钱,都上本地报纸了。”


“现在人怎么样?”


“现在情绪稳定,跪在搓衣板上正忙着半张半张重新粘呢。”


下线已经三点多,黄少天这次终于困了,他倒在床上,还没来得及想什么别的就立刻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梦,梦见夜雨声烦骑了个扫把,带着他在天上飞。


黄少天对此是很不满的,这是造反?cos王不留行是不是死罪一条?但是他们飞的速度很快,黄少天想说话都说不出,他感觉自己晕头转向地落地,然后晕头转向地被夜雨声烦给抓了起来。


“干什么?”黄少天抓狂地看看四周,只有一个黄头发的小孩蹲在地上,拿着树枝画圈圈。


“好惨啊……”黄少天感叹道,“这就是我小时候么?还染头发?够叛逆,我喜欢。”


夜雨声烦隐蔽地翻了个白眼。


“哎呀,好帅啊,好可爱,好萌啊。”黄少天看了看蹲在地上小小的少年,“真是不得了,真是祖国的财富,未来之星,剑圣非你莫属,你还在等什么?”


夜雨声烦咳嗽两声,表达了抗议。


蹲在地上的小孩抬头,树枝一扬,带起来一阵灰土。


“你是谁?”


黄少天灵机一动:“我是……老天爷派来的天使!”


小孩转头就走,冷漠无情。


“哇,有个性,客官留步!”黄少天一步上前,拉住小孩的手臂,“我认真给你讲,我就是将来的你,你就是原来的我,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但是你又不是我,我又不是你,我原来一定是你,但你长大未必是我……”


小孩:“……”


黄少天:“你听懂了吗?”


小孩摇头,回答得干脆利落:“没有。大叔你吵死了。”


黄少天抬头,似乎等着夜雨声烦附和他:“个性,有个性是好事啊,不能抹杀。”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啊?”黄少天继续问他,“哇,你现在看上去应该还在上学吧?怎么样,学习不太好吧,没关系,我那时候学习也很差……哦,应该是和爸爸妈妈吵架了吧?”


在黄少天的记忆里,小时候和父母吵架算是一件比较经常的事情,但是他从不记仇,长大了之后都忘得差不多了,照样和爸妈关系好得黏黏糊糊的。


“没有。”小黄少天撇撇嘴。


“啊,没事,爸爸妈妈都很爱你。”黄少天说,“他们都是很好的人,全心全意地爱你,虽然有时候唠叨了一点,但是都是很有趣很可爱的人,将来有时间和精力了,要好好孝顺他们。”


小黄少天咬着嘴唇,默不吭声。


“未来的事情,想做什么就勇敢去做,男子汉大丈夫,没什么解决不了的。”黄少天拍拍他的头,“好好加油吧!


“我知道你因为什么和爸爸妈妈吵架……”黄少天想了想,“我只能告诉你,选择你喜欢的,并且坚持下去,就是最正确的了。最重要的是,直到必须要离开的那一天,你还会觉得非常圆满,毫无缺憾,对于人生来说,已经是最好不过的经历了,你觉得呢?”


小黄少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所以啊,没有什么可犹豫的。小朋友,来,说说你的梦想是什么?”


小黄少天抬头看天,似乎不准备回答他。


碰了一鼻子灰的黄少天只好继续给对方灌心灵鸡汤:“没关系,不说也没关系的……只要你坚持梦想!虽然我知道每次这个题目你的作文成绩都不太好,但是这不要紧啦,记住我今天说的话!


“哦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我必须要告诉你,虽然你现在可能还没有经历过,但是男人嘛,以后都会明白的……”


夜雨声烦将信将疑地看着黄少天,眼神充满了警告:你不要对着未成年开黄腔,说荤话。


“你要是去打游戏,到了蓝雨,食堂阿姨会给你打一份秋葵,千万别吃!难吃!巨难吃!”


小黄少天:“……”


夜雨声烦:“……”


“你看,秋葵妖怪来了!”黄少天指了指身后,一个巨大的绿色秋葵怪正一步一步靠拢过来,每一步都地动山摇,最可怕的是大妖怪身后跟着一堆秋葵小妖怪,头上顶着文字泡,写着“吃掉我吃掉我”、“我最美味了”、“来呀快活呀”,正排山倒海而来。


“快跑快跑!”


情况紧急,眼看一个秋葵小妖要到跟前,黄少天一下子就惊醒了。


糟了,已经九点多了!十点的新闻发布会!他慌张地起床,用最快的速度整理好,出门前他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突然觉得还挺满意的,一点都不焦急,也不会觉得焦虑了。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我当时怎么想的……都忘了啊。”黄少天抓抓头发,有些害羞,“妈,我真的忘了。”


“说得不错,”黄妈妈指着退役新闻发布会的视频,“我儿子真帅。”


“那是!”这话黄少天爱听,立刻脑海中涌现一大堆自夸的词汇,天花乱坠。


“可是没有女朋友。”黄妈妈又说。


“这不重要!”黄少天说,“其实我有女朋友,游戏就是我的女朋友!我小时候就是早恋,快人一步,青春期感情不断升温,到现在还在热恋期……啊啊啊知道错了不会胡说八道了,妈我知道你有账号卡,要不要免费全职代练啊?”


“要你个头!”


“那就是要!”


“我问你,要是让你再选一次,还选打游戏吗?”


“让我再选一百次,我还是选荣耀。”


“嗯?”


“妈你知道么?我选择题一般都选得很准哦,哪怕是蒙,那也是正确答案。”黄少天想到那个昏昏沉沉的午后英语课,还有那个催自己发言的羊角辫女同桌(后来他无聊翻同学录留言板,发现羊角辫小姑娘似乎暗恋自己),以及挺胸抬头说出“我选剑客”的自己。


一切都美好得不像话。


“因为未来告诉我一定赢。”




END



评论

热度(1895)